按月存檔:九月 2018

台灣德翔海運計劃在香港 IPO

據悉,台灣德翔海運(T.S. Lines)計劃在香港證券交易所IPO。該公司首席執行官陳德勝表示,香港重視航運市場以及這一特別行政區較低的企業稅是最終說服他選擇在香港上市而不是台灣本地上市的重要原因。

德翔海運成立於2001年,最初註冊在香港,因為台灣對未持有船舶的班輪營運商有所限制。2004年,在購買二手船成為船東後,德翔海運繼而在台灣取得了第二註冊地。

陳德勝說,“上市之後,我們將有財力進行更多的長期投資”。

據Alphaliner9月5日的信息,德翔海運目前在集運TOP 100中排名第20位,共營運33艘船,總運力7.71萬標箱,其中包括5艘自有船和33艘租入船,另有6艘新船訂單。

其實,德翔海運的IPO夢籌劃了好幾年,早在2016年2月,在當年的尾牙宴上,陳德勝就表示,將尋求在明、後年股票上市。彼時,德翔委託的安侯會計師事務所高階估計,以德翔獲利狀況與股票上市推動進度,明年就可以上市,但實際上市時間要由德翔來決定,另德翔營運規模不小,會直接申請上市。陳德勝則表示,會根據股市狀況決定明年或是後年上市。

陳德勝表示,德翔海運經歷了航運市場的起起落落,目前正呈現穩步增長,不斷擴大業務組合。德翔海運在擴張船隊的同時,也在佈局航線和上下游物流網絡。

今年5月,德翔海運與陽明海運、台灣港務股份公司及印度尼西亞當地相關業者共同投資成立台印集裝箱倉儲物流公司(PT. FORMOSA SEJATI LOGISTICS)。該公司資本額為500萬美元,初期實收資本額為125萬美元,主要負責印度尼西亞泗水內陸集裝箱堆場及物流倉儲等業務。

4月,台灣德翔海運在台船下單訂造了2艘1,800標箱級支線集裝箱船,新船將在2020年年底交付。這是該公司今年第二次下單訂船。年初,德翔海運在日本旭洋造船下單2艘1,000標箱級集裝箱船。這2艘集裝箱船每艘造價約為1,700萬美元,預計在2019年下半年交付。

去年11月,陽明海運開始與德翔海運股份有限公司聯營台灣/香港至印度尼西亞航線(THI),共同開闢西亞市場。陳德勝認為,“近年來,航運市場變化明顯,主要班輪公司已經形成三大聯盟,這給非聯盟內船公司增添了壓力。我們的中長期戰略是與航運聯盟合作,服務好作為支線船公司的角色。聯盟將如何發展,不得而知,但德翔海運要做的是夯實自己的實力,應對和迎接新的挑戰。

” 關於如何看待當前的航運市場以及企業的盈利情況,陳德勝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第三季將延續高油價、高船租的情況,加上中東線艙位過度的供應,除了中東線受影響外,間接又影響到印度等地區。另外,由於大陸禁止進口而轉往東南亞的廢塑料加工,又受到東南亞政府禁止進口,使貨載的競爭愈形激烈,第三季有可能是全年獲利最差的一季。

至於第四季度,是亞洲與澳洲航線傳統旺季,預計運價會回升,因船舶租金也逐漸緩步下滑,若油價沒有再出現暴漲現象,第四季獲利是可期待的,今年全年的盈餘目標是3,000至4,000萬美元。

原文連結:  http://www.shippingazette.com/menu.asp?encode=big5

親密家人 助公司更上一層樓

 工商時報  張佩芬/台北報導

陳德勝對於他兩位親密家人暨工作夥伴的表現都非常滿意,夫人莊壯麗是德翔船務董事長,他表示太太對他「助力非常大」,至於兒子陳劭翔外文佳、擅溝通又謙恭有禮,讓他很放心。

陳德勝指出,德翔船務比德翔海運早半年成立,原來是從事東南亞航商的台灣總代理,當初用人精簡,莊壯麗投入一個跟她過去經驗完全不同的行業,由於個性細膩有條不紊,做事認真,所以在財務上發揮了極大助力。

陳劭翔擁有倫敦政經學院管理科學系學士、倫敦卡斯商學院能源貿易財經系碩士學位,進入公司已10年,外文好、溝通能力強,由於對合作航商應有的利益與主張都能給予尊重與維護,航商朋友特別多,今年將他升任副總經理,賦予他更大挑戰,也希望他對海運全方位的管理能更加體驗。

陳德勝說:「劭翔非常尊敬涂總經理與黃資深副總,我深信他們會充分合作,而且3位都很年輕,必可帶領幹部們群策群力,讓公司永續經營,未來劭翔也能接受最大股東身分,但不一定要擔任公司最高職務。」

陳德勝的女兒陳依琦經營同禧國際公司,是西班牙頂級嬰幼兒家具品牌ALONDRA在台總代理,她為陳德勝添了兩個外孫,讓他享受當「阿公」的樂趣。

陳德勝在夫人莊壯麗精心調配飲食下,身體狀況良好,每周會安排4到5次快走,每次走7公里,假日則爬山、打高爾夫球。今年中免兼總經理之後,最希望的是能多安排幾趟旅遊,因為陳德勝說雖然從事海運,讓他有機會到過很多地方,但還是有很多地方吸引著他前去探索。

(工商時報)

原文連結: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903000192-260202

迎戰激烈競爭 準備在港上市

 工商時報  張佩芬/台北報導

陳德勝透露,公司董事會近期已通過股票在香港上市計畫,選擇香港主要是香港投資資金充沛,投資者對海運長期運營狀況了解較多,募資較容易,另香港企業所得稅低,股息免稅也是誘因。未來上市後,將更有能力做更大更長期的投資規畫。

陳德勝表示,德翔母公司設在香港,在香港上市也是順理成章,目前全案還在規畫階段,由於海運市場變化快,所以董事會決議加速準備,但上市時程須掌握最佳時機。

陳德勝指出,過去不論在其他公司,或後來自行創業德翔,好像企業不斷成長是一種當然。公司每年營收就是一條永遠向上的成長線,當然為了規模經濟、為了服務貨主,不斷增加航線的密度及區域,自然營收就不斷成長,所以過去的成長也不是太深奧的經營戰略。

但海運市場最近幾年激烈改變,主要的遠洋市場已進入寡占,形成三大海運聯盟,對非屬三大聯盟的中小型航商,發展空間受到很大擠壓,所以要繼續不斷成長,現實上是不可能的;而德翔中長期的規畫,實則取決於三大聯盟未來發展,但他們的合作才剛開始,未來是分是合,或合的更嚴密更廣,對中小型航商影響是很大的,德翔會鞏固目前營運績效好的區域,隨時機動因應未來的機會與威脅。

德翔在2010年曾與大陸海南汎洋海運合作開闢美國西岸航線,未來是否重返美國市場,陳德勝坦言主要還是看三大聯盟的發展,美國線要像現在短暫獲利是有的,但進入美國市場與否畢竟是個長期戰略,會隨時做好準備,並更謹慎小心。

德翔營運規模日益擴展,除了與台灣港務公司、陽明海運等合作成立台灣航港產業海外投資控股公司,成立後會視團隊選擇投資標的做合適參與。另在各地都有貨櫃場及拖車方面的投資研究,像台灣地區貨櫃作業常因拖車耽誤作業效率,原有成立拖車公司的構想,但看到目前業者都受勞基法與司機不理性訴求所苦,也就擱置了這想法。

至於是否租用高雄港專用碼頭,由於高雄港本身貨櫃吞吐增量頗為緩慢,未來也看不到大量增加的政策誘因,加上未來可能面臨貨櫃碼頭繼續擴建,出現供過於求的狀況,陳德勝建議港務公司要規畫一些不同等級的門檻,脫離現有招商的條件限制,讓中小型航商有機會自營碼頭,這樣也才有機會替高雄港帶入更多的貨櫃量,否則碼頭再擴充,貨櫃量也不會自然成長。

(工商時報)

原文連結: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903000191-260202

群體決策 德翔經營管理主軸

 工商時報  張佩芬/台北報導

陳德勝2歲喪父,19歲喪母,學生時代過得很辛苦,他說:「由於環境使然,我從小就要懂得察言觀色,因此比較能去體會週遭的夥伴在想什麼,也非常樂意聽取大家的意見,慢慢大家對我沒什麼不敢說的,因此自然就形成能充分合作的團隊,群體決策就是我們德翔日常經營管理的主軸。」

陳德勝在萬海工作19年,當了11年總經理,為萬海創下多年最佳獲利紀錄,48歲退休後成立一家管理顧問公司,一年多後才跨入船務代理業務,未料代理業務才開始半個月,馬來西亞船東就通知要放棄將船隻彎靠台灣,基於社會責任,考慮公司員工生計,才決定跨入自己熟悉的船舶運送業。

陳德勝表示,他很感念萬海高層在組織變動時對他的肯定,而他得以在一個財務健全無後顧之憂的環境充分發揮,有幸與當時的幹部與同仁全心全力的投入,寫下海運界美好的一章,他覺得與有榮焉。

雖然創立德翔海運有不得不為的前提,且經過17年證明德翔能夠成功的穩定經營,但如果時光倒流要重新來過,陳德勝說,他懷疑自己仍然還有創立海運公司的勇氣。

同事齊打拚

讓不可能變可能

他說:「真的太困難了!放眼現在全世界海運產業,也不多見有白手創業成功的例子。太多的變數,很難在一個模擬的環境去體會,信用與友情也都會在現實環境中面臨很大的考驗,特別海運是一個資本密集的行業,很難在沒有大財團的支援下獲得信任,租船租櫃都需要信用,客戶的貨載都是錢,如何能放心交付給你。何況競爭對手都是國家級的或富可敵國者,要在這些超強海運公司夾擊下生存,著實非常困難。所以德翔海運能有今天,真的要好好感謝一路跟我辛苦走來的同事,讓不可能成為可能。」

陳德勝指出,公司的同事都是很努力打拚且願意合作的一群,經營船公司需要海運專業人才,離開萬海時,因只想退下來好好打球旅遊,完全沒想到要創業,因此也沒有預作準備,預先接觸優秀人才,後來因緣際會要創業了,理論上應該去找自己提拔過的主管,但想到他們在原公司都有不錯的收入,又有家庭的壓力,若去挖角想必會讓他們左右為難,因此他只找了3位尚未擔任主管職的萬海基層同仁。

如今這3人都是公司的靈魂人物,包括今年7月剛升任總經理的涂鴻麟,升任資深副總經理的黃仁傑,以及擔任日本公司總經理的陳威如。陳德勝說:「找他們是因為我深信萬海同仁都很優秀,他們3位會願意到德翔,可以說是他們看重我,願意在這新公司賭一睹未來。」「我們如兄弟般推心置腹的合作,共同為公司生存打拚,終能讓德翔海運穩定成長,我想即使他們留在原公司,以他們的能力,今天也一定受到重用,也能擔任重要職務。」

陳德勝表示,未來大部分領導與管理的工作都會慢慢由涂鴻麟來擔當,涂鴻麟某些領導的特質比他本人好很多,而且又是專業經理人。今後公司不論在員工薪資、利潤分享方面會更為員工考量,對員工教育訓練、海外輪調開放視野會做得更扎實,提升員工整體戰力必可期待。

(工商時報)

原文連結: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903000189-260202

德翔海運董事長 陳德勝靈活掌舵 德翔航向高獲利

2018年09月03日 04:10 工商時報 張佩芬/台北報導

德翔海運去年獲利創新高,今年上半年因油價高漲,多數同業出現虧損,德翔卻逆勢維持高獲利,靠的是細膩操作與靈活調度。德翔海運董事長陳德勝透露,3年前看到船舶租金上漲趨勢,下單訂造4艘新船,讓公司一年省下約500萬美元營運成本,今年抽掉虧錢的印尼航線,在市場需求高的越南海防與菲律賓馬尼拉增添運力,才能擁有好業績。

陳德勝50歲才創業,公司成立第5年營收就破百億元,去年已達250億元,獲利創5千萬美元新高。今年7月6日公司邁入第17周年,上半年獲利達2,100萬美元,且晉升全球20大貨櫃船公司,他是如何掌舵的,以下是採訪摘要:

問:德翔海運去年獲利創新高,今年油價走高,德翔上半年業績如何?怎麼看下半年市場發展?

答:今年第1季延續去年好景表現不錯,5~6月開始受到高油價、高船租影響,第2季獲利狀況沒有第1季好,但上半年獲利約2,100萬美元仍優於去年上半年的1,600萬美元,主要是把不賺錢的印尼航線停了一條,另在艙位需求高的海防與馬尼拉增加運力,加上澳洲線上半年市況也比往年好。

第3季延續高油價、高船租情況,加上中東線艙位過度的供應,除了中東線受影響外,間接又影響到星馬地區及印度地區。另外,因大陸禁止進口而轉往東南亞的廢塑料加工,又受到東南亞政府禁止進口,使貨載的競爭愈形激烈,第3季有可能是全年獲利最差的一季。

至於第4季是亞洲與澳洲航線傳統旺季,預料運價會回升,因船舶租金也逐漸緩步下滑,若油價沒有再出現暴漲現象,第4季獲利是可期待的,全年的盈餘目標是3到4千萬美元。

面對貿易戰

恐難漁翁得利

問:中美貿易戰持續擴大,德翔專注經營亞洲區間航線,是否會受到貿易戰波及,還是有機會漁翁得利?

答:中美貿易戰未來的發展目前很難預料,合理來觀察,應該不會持續太久,估計美國總統川普在期中選舉過後態度會軟化。德翔雖專注於經營亞洲區間航線,但因全球經濟連結一體,亞洲很難自外於中美貿易戰的影響,貨主也反應出很多的工廠轉移的評估,特別是最接近中國的越南。

公司審慎面對貿易戰可能帶來的影響,會機動去調整航線運力來對應,畢竟我們在中國擁有10個分公司,德翔在大陸出口的貨量占德翔全部貨量的42%,根本不可能去期待漁翁得利,只望能因應得宜,不受到太大的損害。

問:德翔海運兩年前開始擴建船隊,去年7月在台船訂造的4艘貨櫃船開始交船後,租船市場運價也開始上漲,這4艘船今年初已全部交船,請問一年可節省下多少船舶租金及油料支出?

答:4艘1,800箱曼谷極限型貨櫃船交船後,目前3艘行駛日本/台灣/香港/泰國,1艘行駛在華中北到泰國,台船建造品質佳,省油效率達15%,目前運行非常順利。4艘按目前航行路線,油耗一年可省約2百萬美元,另因船租過去一年倍數上漲,以新造自有船營運較租船營運省約3百萬美元,一年可省下約5百萬美元。另公司去年9月買下一艘2,500箱貨櫃船,也省下不少租金。

訂新船

眼光看準市場供需變化

問:德翔目前還有6艘新船在建造中,公司是否有考慮利用船價還在低檔多造幾艘,提早完成自有船隊達5成的目標?

答:有考慮,但因目前訂船、交期都需等到2020年底,所以尚未積極洽訂。另外原計畫要建造2,800箱船舶,但近期內全球船東訂造不少該型船,單國內長榮與陽明就造了30艘。由於新船至少要用20年,在全球海運市場快速變動,對各船型市場供需變化與未來航線的配置,都須要仔細考慮優先建造船型的次序。

目前公司訂造的新船當中,有4艘是向日本旭洋造船廠(Kyokuyo Shipyard Corp)簽訂的1,096箱貨櫃船,該型船主要是要用來航行日本,因為日本對1萬噸以下船舶不要求強制引水,每港可省下1萬美元引水費用,彎靠日本5個港就省下5萬美元,且因船隻小,不需要找同業聯營,自己單獨經營更能自主的提高航線的效率。

(工商時報)

原文連結: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903000187-260202